简单原始的美——赏殷小烽作品有感

2017-03-31 15:33:52     来源:国际在线     编辑:王蕾    
  国际在线书画频道报道:殷小烽看着那块花岗岩,犹如当年普罗米修斯看到那块大理石一样,他们眼中,作品都被禁锢在了石材中,材料在召唤,需要他们的手将形象从石头中释放出来。

  第一章 《通古斯》

  《通古斯》是东北汉子殷小烽的毕业设计作品,也是让他一举获得艺坛名气的作品,而殷小烽在可查的访谈资料中对于作品的创作始末介绍的很简单直接:就是那样去体验生活了,画了通古斯人的素描,之后凭直觉就想到用花岗岩,于是就刻了起来,从没想过会获奖。

  那个时代的艺术青年殷小烽,在其后的作品里,一脉相承的将对艺术的起源的思考融入了作品里。《通古斯》寥寥几笔,将一个原始的、憨厚的鄂温克猎人(即通古斯人)表现出来——那粗粒的肌肤、为了远望而变得狭长的双眼、朴质的窄额头、高高的颧骨与严肃紧闭的唇。通古斯人好像在狩猎中,眼神盯住一处,专注聆听着猎物的动静;又好像在祈福,表情谦卑,态度认真。这样的作品背后,有艺术家对艺术起源的发问:我们的祖先从何时开始用艺术来记录生活,又是为什么开始的?到底艺术给我们带来了什么,又将带领我们去到怎样的精神世界?艺术的存在,或许本身已经成为了一种信仰,正如殷小烽在访谈中所陈述的。

  

通古斯,石雕,50cmx40cmx35cm,1989

  获第七届全国美展银牌奖,同年收录到《世界雕塑全集》,2015年被中国美术馆收藏

  第二章 关于艺术的思考

  拿到殷小烽的作品画册之前,我恰好在上海闲逛,看到有普罗米修斯之展就欣然前往之,于是看到了举世闻名的大卫的复制品。那尊雕像高高矗立在那里,盎然的准备战斗的造型似乎使他活了,但那样的造型并不带有人的“开战”的戾气,却满是神圣与光洁之美。据悉普罗米修斯曾经给大卫穿上过镀金的衣服,使他更有“神味儿”,而我以为原始身体的展现很恰当的将大卫的人味儿与圣经中人物应该有的“神味儿”糅合到了一处,使他不刻板、不教条,没有压抑感,满满的都是青春美。

  难道艺术的潮流中,一股摒弃过多修饰、返回本真的清流正在暗涌?我还无从论证,因为艺术的起源本身就是“斯芬克斯之谜”,或是起源于情感,或是起源于宗教,也有可能只是日常生活的记录。各种说法恰恰对应着我们如何看待一副作品,看着《通古斯》,你会觉得他是在期待着上天的丰厚赐予,来年有个好的丰收,还是觉得他在驻足凝神细听猎物的活动,或者,他仅仅是一位通古斯妻子眼中的汉子呢?我想,殷小烽给这三种说法都留了空间,因为作品本身的质朴感,让观众有了一定的想象空间,带着自己的思考去看作品,这才是一部好的作品,也是作品会获奖的真实原因吧。

  

修正嬷嬷人No.109,木着色,220x90x50cm,2015

  

修正嬷嬷人No.110,木着色,185cmx50cmx85cm,2015

  

修复嬷嬷人No.4,木和金属,360cmx80cmx270cm,2008

  

修正嬷嬷人No.102,铸铜,110cm×19cm×44cm,2013

1 2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