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江“地衣”个展空间站开幕

2016-10-28 15:17:20     来源:国际在线     编辑:张西沐    

  

郑江“地衣”展览现场

  

郑江“地衣”展览现场

  

郑江“地衣”展览现场

  国际在线书画频道报道(张西沐):10月22日,郑江个展“地衣”在空间站开幕,这是继“梁上尘”之后,郑江在空间站的第二回个展,展出了他最新创作的《地衣》与《影不移》两个系列的作品。本次展览由付晓东策划。

  

艺术家郑江为自己的作品《地衣》中的蚁狮喂食

  

艺术家郑江为自己的作品《地衣》中的蚁狮喂食

  

艺术家郑江与现场观众互动

  1980年生于浙江省缙云的郑江,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第三工作室毕业后一直工作和生活在北京。郑江的作品,无论是《地衣》还是《影不移》,却都来自于故乡的经历和记忆。而在其中,从1001只蚁狮在沙盘上的“创作”到布满海棠花的投影,一种常规的观看和理解的方式被打破,艺术家提供了另一种关于记忆和历史、个人和集体的观看角度。

  

地衣

  

《地衣》中蚁狮翻出的彩砂及地穴

  

《地衣》中蚁狮翻出的彩砂及地穴

  

《地衣》中蚁狮翻出的彩砂及地穴

  

《地衣》中蚁狮翻出的彩砂及地穴  

  《地衣》是艺术家此类创作的第三次展出,也是工程量最大的一次,郑江用不同颜色的沙子层叠于真实的沙子之下,沙子的内部藏满蚁狮。整个展览期间,蚁狮会不间断而且缓慢的翻动这些沙子,将灿烂、绚丽而危险的内在色彩展现出来。这件作品源于艺术家少年时在学校的寄宿经历,潮湿的南方总是会滋生细微的生命,每到夜晚,暗藏于床下的疥虫便会爬出,寄生于人体皮肤的柔软部位,如指缝、腋窝、脐周、腹股沟等。郑江说:“伴随着身体发育的躁动和皮肤病特有的夜间巨痒,我度过了我的青春期。”将此件作品命名为“地衣”同样来自于艺术家童年在江南生活的经验记忆,地衣是一种真菌与藻类共生的特殊植物,真菌用菌丝缠绕藻细胞,两者形成寄生化了的共生关系。但不同于百度百科似的对地衣的诠释,在郑江的作品中,可见的更包括人与社会的关系,两者共生,生活在其中蔓延,形成不同的轨迹,就如同哪些被蚁狮爬出的纹路。

  

《影不移》局部

  

《影不移》局部

  

《影不移》局部

  

《影不移》局部

  《影不移》则展现了一种绘画的自治,可见性的伟大形式,透明介质之上的海棠花纹,再造了物质与色块的工作,宣告了画作空间中的另一个帝国。郑江的海棠花纹样的语言用笔触和形象交织而成,他创新的使用光的物理变化等于颜色的晕染,使影子投射于墙上,成为观看的另一种媒介。影子,在时间性和空间性的落差中组成了另一种观看。这种落差既是对时间的预见,也是对记忆的回顾,既是纯粹形式的唯灵论,也是绘画过程的物性论。郑江用介于抽象绘画理念式的纯粹性于纯真之眼的观众的至福视像进行了一种连接,用介于抽象的理想性于集体意识的内容表现之间进行一种间接,以取代单一关系再现式的连接。郑江用一种在空间中不断翻转的画面,不构成画面的形象,不被看到的笔触,所有的可见性在光的作用下,以感知和念头呈现,仅置身于纯粹参照自身的生命里,呼唤观众一起来完成。作品本身成为了召唤光、影、观众凑齐的因缘和合的媒介,一种触动感知和图像的媒介,安置于不可见性之中,如同于剧场一般进行此情此景的投射。作品在看与不被看、知情与不知情、预期与意外之间,无与有之间,在平面之外,在幻像之中,在另一维空间中等待诗学与美学的降临。

  

《影不移》局部

       

《影不移》局部

  

《影不移》局部

  

《影不移》局部

分享到:
相关新闻
v 四季之冬·木川作品 2016-10-28 09:19:49
v 民营美术馆:又十年 2016-10-28 09:19:05
v 匡时香港2016秋拍 占领封面的黄宾虹 2016-10-28 09:17:54
v 来自南京国际美术展的坚持与精致 2016-10-27 10:1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