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舍尔的六张脸

2016-10-14 09:31:08     来源:中国网     编辑:王婧    
  莫里兹·柯奈利斯·埃舍尔一定是艺术家之中最善变的。他活跃于欧洲历史上最为动荡的年代,生于荷兰,却流连于意大利的风光;从小数学成绩差强人意,他的作品却成为了数学家、科学家的研究对象;而他创作的作品,我们很难找出单一形式的代表作,埃舍尔在不同时期创作了大量不同风格的作品,却都能让人过目不忘,成为大家研究和探讨的经典杰作。

  众多风格多样的画家中,诸如毕加索、马列维奇、波丘尼,他们的一生由于对于艺术的看法不断地改变,因此总是在不断地尝试新的风格。以至于不了解这些画家的人们,常常很难分辨出他们各个时期的作品。

  

毕加索不同时期的作品

  

马列维奇不同时期的作品

  埃舍尔同样是一个风格多变的画家。他的作品大多为版画,以黑白居多,线条鲜有个人痕迹。然而,无论何种风格、闻名与否,大家都能一眼辨认出那些奥妙横生,挑战视觉落差的画,必定是埃舍尔的杰作。

  

Cycle,1938

  

Belvedere,1958

  无论是不是艺术爱好者,走到埃舍尔的画面前,大家总会忍不住停下脚步仔仔细细研究一番:他总是一本正经地画着一些不可能的世界:在现实中相聚遥远的天空和大地,在他的画里却存在于同一个平面上;水流会摆脱地心引力,从低向高流动;在图画里不断向上爬着楼梯的小人,其实永远在往回走……这些违背现实规律、不可能的场景,在埃舍尔的画中却看起来十分自然和谐。

  埃舍尔的名字总是被人们和20世纪初的格式塔心理学一并提起。格式塔心理学常应用于视觉心理学,其理论分析了大量我们日常生活中看到的视觉假象,而埃舍尔的视错觉作品正是格式塔心理学理论的最佳案例

  

格式塔心理学中著名的案例:《鸭兔图》

  这就是他的魔力。自埃舍尔学习装饰艺术以来,他就疯狂迷恋上了几何对称性图形连锁重复式的表现形式,这种装饰能让人产生一种“近看是这么一回事,远看又是另一种图像”的视觉落差效果。通过不断地学习、模仿,埃舍尔开始不满足于仅仅在平面上的视错效果,更是大胆地在三维空间上大做文章,开始了他长期的视错艺术之旅程。

  在今年夏季的米兰皇宫埃舍尔特展中,策展人将埃舍尔初期至末期的作品总结为了七种形式,给我们展示了在看似同一种视觉语境之下,埃舍尔作品的六张脸。

  1. 规律延续法则

  在二十世纪初期,埃舍尔迷上画错视图形之前,他还是和其他广大画家一样囿于新艺术和装饰主义的热潮中。在1922年,埃舍尔前往南欧,这次旅游却成为了他画家生涯的转折点——在意大利乡村,他见识到了摩尔人的墙壁和天花板的装饰设计,引发了他对几何图形的巨大兴趣。

  对于埃舍尔的作品来说,最简单的变型之一就是规律持续法则,指的是相同组合的图形顺序排列,像有限循环小数一样不断重复、重合。尽管我们只看到了小面积的图形组合,大脑却会认为它们是没有边际、无限重复下去的。

  

埃舍尔研究摩尔式装饰的手稿

  

Fish / Duck / Lizard (No. 69), 1948

  另外,我们也可以发现:当我们在近距离仔细观察这些装饰的细节的时候,看得出它是由许多被精心设计出来的多边形组合而成;而当我们粗略地远观这些装饰,却会把它们看成大量的三角形、圆形、方形、菱形……这是因为,人眼总是最容易被简单的对称图形所吸引,它有时候会消除那些复杂和不熟悉的事物,帮助我们用最简洁的形式来观察现实。

  

这幅作品有数个黑白三角组成,我们却能发现一个圆圈。

  2. 图像连续法则

  

  在这组自行车的图像中,当我们观察右边那幅多了一面墙的图片,我们会自动理解为:一面墙挡住了两辆自行车的前半部分和后半部分。而不是:两辆只有半截的自行车紧贴着墙角。   

Puddle,1952

  埃舍尔的这幅作品《Puddle》,尽管泥泞的水坑只展现了支离破碎的倒影,我们也能马上辨别出这是一幅树林的倒影。这也正反映了连续法则的原理:我们对于空间的感知具有连续性的倾向,视觉感知系统会帮助我们自动填补被覆盖的部分,使之成为一个连续的图形。

  也正因如此,我们面对虚线线条时也习惯性地将其当做一种连续性的线段,这是因为感知系统将那些间断的空间连接在一起了。

 

  Magic Mirror,1946

1 2 3
分享到:
相关新闻
v 族烙 - 王沂个展 2016-10-13 14:03:37
v 无名的纪念——唐晖新作展 2016-10-13 14:02:33
v 谭军:半天堂 2016-10-13 13:59:39
v 天才赋予责任——李斯特逝世130周年纪念展漫谈 2016-10-13 10:58: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