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川宏人专访——以赤陶雕塑关注日本“新新人类”

2016-09-26 09:37:05     来源:中国网     编辑:王婧    

 

  

  简介

  北川宏人在1967年出生于日本大津市,1989年金泽工艺美术大学毕业之后,远赴意大利卡拉拉艺术学院继续深造,也在当地居住数年,十四年后回到日本,现定居于东京。北川宏人最为知名的是其人形雕塑,这些雕塑刻划出日本当代年轻人的众生群像,他们的表情和肢体透露出艺术家所处的世代中年轻人普遍的内在心境,有的沮丧、疏离,有的不满、不安,也有的自信或俏皮。

  导语

  近日,日本艺术家北川宏人在东京画廊+BTAP举办个展,艺术中国记者对北川先生做了专访。北川先生的创作视角指向了日本的“新新人类”,他的赤陶肖像雕塑手法细腻生动,形象逼真。他的雕塑具有典型的时代和社会性,反映出物质高度发达的日本社会中青年人时尚又迷茫的精神状态。

  艺术中国:北川先生,6月25日在东京画廊的个展是否是你第一次来中国的展览?这次展览你觉得效果如何?

  北川宏人:個展这是第一次。过去在BTAP参与过2次群展,也曾参加过几次艺术北京的出展。每次展览前都紧张感觉时间不够用,担心准备不够充分,但最终的展示效果等各方面都令人满意。很高兴并感谢这次展览开幕有很多媒体跟观众前来。

  艺术中国:北川先生,你目前在日本的哪个城市工作?你去过中国艺术家的工作室吗?如果去了感觉如何?

  北川宏人:我的工作室在东京。6年前起在现在的住宅兼工作开始创作作品。去年和今年我都有去拜访中国艺术家的工作室,与日本相比中国艺术家的工作室又高又宽敞,十分震惊。

  

北川宏人雕塑

  艺术中国:选择青年人做为雕塑对象这一风格是从什么时期开始的?触发创作的动机是什么?

  北川宏人:大概是从2000年开始以年轻人形象为中心进行创作,那也正是我留学意大利第十年的时候。中间我曾短暂回国,当时我看到日本的电视在放有关日本年轻人的节目,觉得和自己年轻时相差很多。当然,我十几岁的时候正值日本战后40年,是经济高度发展的年代。而在经历过通货膨胀,战后五十多年的发展后的年轻人当然与之前又有所不同。我看当时的评论是说最近的年轻人缺乏忍耐力,自杀率上升等比较负面,但就我而言对这一代的年轻人有比较新的认识,比起自己的青春时代,现在的年轻人更聪明,是一群能随时代进化的新新人类。应该说在意大利的生活让我能够更客观的看待日本的情况。比起成年人我觉得在年轻人身上更能找到更多社会发展的影子。人类从原始时代起就一直致力于创作人物雕像,我认为在这些作品中都饱含记那个时代文化背景和特色,令我们可以通过作品来体会并想象有关那个时代的人事。所以,我希望我的作品也同样能够具有叙述现代人的感性在里头,希望即便是未来的人们看到我的作品也能感受到属于这个时代的故事。

  艺术中国:你的雕塑的青年看上去都很具体和时尚,但眼神普遍比较淡漠,这一手法是反映了某种社会现实吗?

  北川宏人:如今,主要先进国家的人们都生活在越来越便利的社会,在物质上能到越来越多的满足。然而,另一方面世界经济的低迷,全球化进程的过度发展,令世界上的年轻人在生活上也产生了差距,精神上的贫困也成了一定的问题。我想也希望在日本对未来充满希望的年轻人应该还是属于多数,所以有关探讨物质和精神间关系的主题也是我创作中的一个重要课题。

  

北川宏人雕塑

  艺术中国:你对青年应该是很关注的,在你眼中日本和中国青年有哪些异同点?

  北川宏人:对于中国的年轻人我并没有特别多的接触,可能无法做客观表述。与欧美人相比,日本和中国的青年应该还是算比较多相似点的吧。比如,对于感情的表达,笑点等亚洲人也还是很接近的。而不同点一定也有很多,比如我感觉日本的青年似乎感觉上更累一些,大多数人对将来有很多不安,比较希望自己能够稳妥保守又得要领的生活。而中国的年轻人则感觉更积极对将来的梦想有更多的冲劲。

  艺术中国:在中国反映现实感十足的雕塑作品是比较少见的,更多的是对观念的表达,日本的雕塑现状如何?

  北川宏人:日本现在概念性的作品也很多,具象雕刻则属于少数。关于具象雕刻而言,比起是否逼真写实来讲,更多的是看艺术家是否有在追求独创性这件事情。

  艺术中国:看到你的简历里有在意大利Academy of Fine Arts学习的经历,意大利的文化的雕塑技术对你有哪些帮助?

  北川宏人:在一位雕刻家的的指导下,我学会了陶器雕塑的制作方法,也正是这个契机让我爱上了赤陶雕塑并开始投身于创作。在思考方法上,我学会了如何更合理地看待事物,并学会客观评价自己的作品等。在意大利用自己并不十分流利的外语向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们介绍作品时,必须学会思考并用简洁有力的表达与人们沟通。同时,意大利的雕塑有着十分吸引人的用色及配色,这对我来说是一种很好的刺激,对我现在的创作有着非常大的启发。

  

北川宏人雕塑

  艺术中国:赤陶在做雕塑上材质上有哪些特征?除了赤陶和丙烯你还会用到哪些材质?

  北川宏人:二十多岁的时候,我也有尝试用青铜和一些石头的雕刻。其中,用土来塑形并不翻模,一口气创作完成一件独一无二的作品对我来说是最符合自己理想的。对于原本就喜爱陶瓷器的自己来说,用陶土制作具象的雕塑艺术家本来也不多,我希望自己可以打破这个局面追求更多更好的赤陶具象雕塑作品。

  艺术中国:在我的印象中赤陶是比较脆弱的材质,但你的雕塑尺寸不算小,如何让赤陶雕塑更加稳定?

  北川宏人:用铁(金属丝)等做支架轴,然后用粘土充实造型。塑形完毕后将后脑勺,手臂等部分切割,将中间的支架轴等抽出后将切割部分接上还原。最终铁(金属丝)等轴心全部抽离,只留粘土部分并在支架抽离后空心的状态下窑制作品。在素烧的状态下在用釉彩进行烧制,然后使用金液,银液等再度烧纸。总共经历三次加工烧制过程,在保持赤陶本身纯粹性及不影响上色的基础上加固作品的稳定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