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美术馆救了一座城 揭秘日本最大私人美术馆、最大藏家

2016-09-01 09:32:28     来源:99艺术网     编辑:王婧    

 

  

大原美术馆

  该美术馆位于日本仓敷,是日本第一座西洋美术馆,亦是目前日本最大的私人美术馆——大原美术馆(OHARA MUSEUM OF ART)。

  

大原美术馆主馆以及馆前两座罗丹的雕塑

  

大原美术馆所藏 罗丹《洗礼者》、《市民》

  大原美术馆建于1930年,开馆至今游客量达数以亿计。而其藏品的数量和质量更是完全可匹敌西方顶级大型博物馆,甚至在家族收藏领域中也能与美第奇、惠特尼家族并驾齐驱:从莫奈到高更、库尔贝到毕加索,一大批西方顶级艺术家的精品被其所藏,甚至连格列柯的《受胎告知》也在其阆中。除了西方近代艺术作品近代油画精品、日本前卫艺术及物派等人的代表作,东亚、古埃及等国的特色艺术品也是其藏品体系中的一环。

  

大原美术馆主馆中的部分藏品:格列柯《受胎告知》、塞尚《水浴》、马奈《带薄纱帽子的女人》、莫奈《睡莲》、米勒《格雷维尔的悬崖》、德加《穿红衣跳舞的人》、毕沙罗《采摘苹果》、库尔贝《秋天的海》、高更《芬香的大地》、梵高《Les Alpilles大道》、柯罗《风景》、劳特累克《贵妇人》以及藤田嗣治、尤特里罗、乔治鲁奥、卢梭、贾科梅蒂、毕加索、达利、蒙克、杜尚、莫迪里安尼、丰塔纳、安迪沃霍、利希滕斯坦、苏丁等等

  

大原美术馆所藏 雷诺阿《倚靠在泉水边的女人》、高更《芬芳的大溪地》、劳特累克《贵妇人》(从左到右)

  

大原美术馆所藏 莫迪里安尼等人作品

  而谈起这座美术馆,就不得不谈美术馆的创始人,日本实业家、藏家大原孙三郎。

  战前至今,伴随着日本经济的起伏,日本国内对于艺术品的需求也随着经济而改变。日本众多企业家也踏入了艺术品收藏领域。从1987年安田公司以2250万英镑收购梵高《向日葵》,到今年年初前泽友作以5730万美元拿下巴斯奎亚的《无题》,日本企业家对于西方艺术品进行了大量抢购和豪掷,对于这些企业家来说大量艺术品的购买除了是爱好以外,也是一种自我身份的象征,而如今更是一种财富的获取方式。

  

主馆一楼展厅一角(爱德蒙·阿芒-让等人作品)

  

主馆二楼近代艺术展厅一角(藤田嗣治、尤特里罗等人作品)

  

分馆一楼展厅一角(日本名家梅田龙三郎等人作品)

  但对于大原孙三郎来说,收藏却是另外的目的——为了日本的艺术界!

  如今我们会看其藏品的数量,不禁会疑问:“在那个战乱的时代,当拍卖市场还未成型之前,作为一个默默无名的亚洲人,是通过怎样的方式而获得如此大量西方顶级艺术家精品的?”

  

大原美术馆所藏 高更《芬芳的大溪地》

  

大原美术馆所藏 毕沙罗《采苹果》

  

大原美术馆所藏 卢梭《巴黎近郊的眺望》

  大原孙三郎出生于日本明治维新13年(1880),那时正是日本近代代化改革和西方新潮思想涌入日本的开端。由于其家族是当地(冈山县)首屈一指的企业家,孙三郎从小就收到了高等的教育。在加上自己受基督教新教精神影响,热心于社会各个领域的贡献,在继承家族产业以后坚持将企业利益该回馈于社会,由此根据当时社会急需因素建立了大量的孤儿院、学校、医院、研究所,为当时的民众提供了物质依靠。当满足一定的物质资助后,孙三郎开始资助转向文化产业方面:资助日本现代艺术代表人物柳宗悦开展了日本的重要的民艺运动,以奖学金的方式给予文化艺术研究者留欧学习援助,其中有音乐家、社会研究人员、牧师,而画家児岛虎次郎也是其中的一位。

  

児岛虎次郎 日本近代油画代表人物之一

  

大原美术馆所藏 児岛虎次郎《穿和服的洋女子》

  与其它受助人不同,孙三郎与虎次郎间除了资助人和受助人的关系,更多有种朋友的平等。在获得孙三郎资助的同时,虎次郎也向孙三郎教授艺术、绘画相关知识。1912年,虎次郎以首席优等生毕业于德国根特大学艺术学院。归国后,为了生活虎次郎开始从事了一些商业绘画,逐年间消磨了这位天才的才华,而这一切也被孙三郎看在眼中。某天,孙三郎来到虎次郎画前直言“这几年你是完全没有进步呀,要不要再次去欧洲学习……。”

  

大原美术馆所藏 库尔贝《秋天的海》

  

  大原美术馆所藏 柯罗《风景》

  

  大原美术馆所藏 西涅克《风车》

  1919年5月到1921年1月、1922年5月到1923年2月,孙三郎两次援助虎次郎赴欧洲学习考察。而正是在这段时间,不仅改变了虎次郎更是成就了作为藏家的孙三郎以及大原美术馆。

  

  大原美术馆所藏 塞尚《浴女》、《风景》

  在欧洲考察的过程中,虎次郎痛感西洋原画对日本画家学习西洋绘画的重要性,他希望大原孙三郎能够出资把一些西洋名画的真品买回日本,不只作为收藏,更为了日本艺术界。当时,孙三郎在经营上也并不是十分顺利,但他被虎次郎的热情所感动的同时作为教育家的他也觉得如果欧洲顶级大师作品能藏于日本,或许会对日本艺术家有所刺激、推动,他便集中大量资金让虎次郎在欧洲收购名画。

1 2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