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伦敦 听应天齐教授聊版画与现代艺术

2016-08-26 09:32:19     来源:人民网     编辑:金音波    

 

  

应天齐与作者摄于2016年英国伦敦。(照片由作者提供)

  应天齐老师一家人来英国休假,作为应老师初中教过的学生,我当然义不容辞,帮老师安排预订了两周在英行程和住宿公寓、酒店。

  经过深圳-香港-伦敦马不停蹄的颠簸,希思罗机场三号楼边检过关时又花了近三个小时,深夜,当我在伦敦公寓见到应老师时,他从深圳的家出发已经过去了二十五个小时。

  进了公寓房间,未及收拾行李,应老师便一边说着“给你带了一件意想不到的礼物”,一边蹲下身打开了一只大箱子,从里面取出一只樟木盒子,打开一看,是一幅画:四十年前(1976年),应老师在芜湖市二十二中篮球场上为我和几位同学拍下《支农小分队》照片后,根据此幅照片创作的同名木刻水印版画。

  以前就听应老师讲过,他最后一次见到这幅木刻原板与印成的版画还是在市文联的仓库中。当时,文革结束不久,他被借调文联创作组,与几位工人画员集中在一起搞创作。版画《支农小分队》就是在此期间完成,并发表在当时的《安徽文学》上。最后见到那幅版画原板时,他曾经动过将原作拿回家的念头,但由于当时创作的所有作品都属文联所有,自己还是打消了心中的“私念”。没想到后来的文联领导竟然将库存中的创作作品当作废品卖给了回收站!应老师托人找了几次,也未寻到。带到伦敦的这幅画是根据留存的版画草图委托雅昌艺术复制而得。  

应天齐复制的《支农小分队》草图。 (照片由作者提供)

  应老师女儿、同样学习美术专业出身的银飞看着应老师手里拿着的画说:“可以把当年的同学模特都找齐,大家再来一次创作!”

  是啊,转眼四十年,想起的都是情怀与情谊!后来几天里我对应老师说,可以根据这个,让同学们回家翻箱倒柜,找棉衣、棉裤,搜罗扁担、箩筐、铁锹、洋镐,赶回学校拍照,再寻找画中四十年前同学模特与老师的故事,整一个行为艺术,或至少拍一个电视专题片。应老师满口答应:“有热情、有资源、有平台、再有脑瓜,应该行!”随后,他还和我讲起了这幅作品的创作起因:

  1976年,寒冷的大年初一早晨,应老师走在北京路邮局门口。马路上,迎面走来一位小学老师领着一队学生,打着红旗,扎着红领巾,穿着厚厚的棉袄棉裤,踏着笨重的棉鞋,抬着装满草木灰的筐子,去乡下给生产队送肥。冬日的朝阳斜斜地透过马路旁的树枝照射在学生队伍上方,情景画面说起来仿佛就在眼前。

  应老师回忆说,《支农小分队》是一个美好的故事,虽然有时代的烙印,但回忆起来依然十分美好,真的希望能找回來!

  接下来的两个周末,我陪应老师在伦敦城里闲逛,期间,我第一次有机会听应老师讲述他过去四十多年间的往事。

  

应天齐在芜湖二十二中宿舍作画。(照片由作者提供)

  应老师从小受父亲与几位兄长影响,自学绘画、诗歌、音乐。十六岁就在“上山下乡”的农村县城帮画巨幅毛主席画像。因为画得太像,经常引来众人围观。回到市区的赭麓学校(二十二中前身)担任代课美术教师后,还曾经被其它学校请去,帮助修改别人画得不太像的主席像。  

  后来,应老师进入了中央美院,与徐冰(后来的中央美院副院长)等一批八十、九十年代后中国最有影响力的现代艺术家成为同学,开始走上专业学习研究版画技法与现代艺术创作的道路。

  应老师认为,在现代艺术方面,美国现代艺术大师罗伯特·劳生柏(Robert Rauschenberg)最早给国内美术界开始了启蒙教育。1985年于中国美术馆举办的划时代展览“劳生柏作品国际巡回展”,与彼时成长中的一代中国艺术家不期而遇,与随后被称为“85美术新潮”的运动不谋而合。

  应老师说起劳生柏在北京讲课的往事,仍历历在目:原本邀请劳生柏做讲座的中央美院临时取消了讲座,中央工艺美院吴冠中、张汀邀请其去工美讲座,中央美院只有少数学生得知消息。应老师与徐冰等人赶到工美,坐在礼堂泥巴地上,听劳生柏讲现代艺术。劳生柏还聊起,中国美术馆放手让其随意调整展馆布局,布置其首次中国巡回展,但条件是自费恢复原貌。讲台上的劳生柏自嘲自己口袋被掏空了。坐在讲台上的吴冠中从一旁插话:“我还掏不起啊!”应老师回忆,自己与徐冰等同学在展览期间多次逗留美术馆,观摩劳氏作品,他坦言自己当时并不能完全理解现代艺术。

  

重复的西递村系列之五 1991年 45×52cm 水印版画 应天齐 (图片由作者提供)

  1987年始,应老师一头扎入徽州西递村、宏村、南屏村,用八年时间,创作了具有个人独特风格与创作手法的水印版画《西递》系列,不仅让西递古村以典型的徽派建筑风貌名扬天下,“应氏水印版画技法”也奠定了他在中国画坛的地位。《西递》系列版画1989年9月在中国美术馆展出,全套版画由中国美术馆收藏。2003年,《西递》系列五《古巷》入选“欧洲木版基金会”组织的60人“中国当代版画展”,在伦敦大英图书馆展出,并由“欧洲木版基金会”等伦敦重要机构收藏。

  1994年,应老师创作装置作品《门》《西递祭坛》,推出行为艺术“出售西递村契约”。隔年,由前辈版画家古元先生题写馆名的“应天齐西递村艺术馆”在安徽黟县西递村落成,对外开放,应老师荣获“西递村荣誉村民”称号。

  

西递版画和《徽州女人》 (图片由作者提供)

  1998年,依据《西递》版画与徽州文化背景,应老师推出了黄梅戏《徽州女人》的创意,并担任黄梅戏《徽州女人》的策划与美术顾问。演出现场,他将版画、油画及创作的装置作品设置于北京长安大戏院的大厅中,与舞台舞美设计相呼应。同年,应老师受邀赴深圳大学任教授。

  

“碎裂的黑色——零点行为”在深圳大学举行,图为行为现场。(照片由作者提供)

  1999年世纪之交时,应老师率领五百学生于深圳大学,用自制木锤砸碎11块巨大黑色玻璃,并拓印成版画,三次完成行为艺术“碎裂的黑色——零点行为”。

  

徽州之梦之十 2000年 80×90cm 水印版画 应天齐 (图片由作者提供)

  2006年,应老师的版画《西递·宏村》在嘉德夏季拍卖会上创拍卖新纪录。2010年6月,北京保利5周年春季拍卖会上,应老师的《徽州之梦》水印版画系列作品(十幅)以168万元成交,再次刷新了中国版画拍卖的最高纪录。

  

应天齐在创作《世纪遗痕》。(照片由作者提供)

  2007年开始,应老师根据自己前后十年担任芜湖市古城改造艺术顾问的经历,创作了《世纪遗痕》系列作品,并于2011年3月在中国美术馆推出“世纪遗痕——应天齐艺术展”。

  

应天齐参加13届威尼斯建筑双年展。(照片由作者提供)

  《世纪遗痕》系列作品以油画、现代装置的形式,以悲怆、震撼的艺术效果,先后三次参加威尼斯建筑、艺术双年展,其中第一次就以个人展的形式参展,引发建筑、美术界,对建筑与人、建筑与环境、经济发展与文化遗存保护问题的思考与共鸣。

  

《砖问》——应天齐现代艺术展 (照片由作者提供)

  2014年,应老师回到家乡芜湖宋代古城废墟,推出了一场万人参与的“行为艺术”:捡拾古砖。

  据应老师追忆,捡砖现场非常感人。一位身患绝症,全身没有几处完好器官的老人在老伴搀扶下,回到搬离多年的古城,颤颤巍巍捡起两块砖,一块签上自己和老伴的姓名交给应老师,另一块请应老师签上名,说是要寄给远在美国生活工作的独生子。

  

2015北京现代美术馆《砖问》展览现场。(照片由作者提供)

  应老师在捡砖现场安装了电话亭,参与的市民可以在电话亭里通过录音、录像的方式,自由表达自己对古城改造、遗存再生的想法与观点。捡起的古城墙砖装箱后大部分被保留在古城中,留作修建古城广场与博物馆的装饰材料,小部分签了捡砖者名字的砖成了来年在北京现代美术馆举办的“《砖问》——应天齐现代艺术展”的装置作品。

  从上个世纪末对《西递》村古建筑的探究,到《世纪遗痕》对墙的探寻,再到对古建筑细胞——砖块的剖析与叩问,应天齐老师走过了三十年探索历程,以废墟文化为主题,在当代艺术领域不断探索,不断尝试新的艺术形式,一直没有停下创新的脚步。

  

2015北京现代美术馆《砖问》展览现场。(照片由作者提供)

  谈到艺术表现形式,应老师坦言,自己更喜欢以隐喻、比喻的方式讲述中国故事;不愿意像个别艺术家那样以极端对抗的方式,博取媒体轰动,寻获外界支持。他希望自己保持独立的思考,个性化的创作。

  喝茶时闲聊,应老师感叹:自己很庆幸,遇到了中国画家、艺术家最好的年代,在世时就能看到自己的作品有较好的市场,可以衣食无虑,一心一意投入创作。

  路上,聊起美术学习,应老师非常肯定地说:“尽全力将心中想要表达的东西表现出来。想画就画,表达出内心的感觉,技巧不重要,绘画基础也不重要。音乐与绘画有高度关联性,英国是水彩画故乡,对孩子来说,上了大学再练习画画根本就不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