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保罗·克利的艺术

2016-08-04 10:47:32     来源:中华网     编辑:刘芳    

保罗·克利作品

  《弦外之音》(1927)是克利以线条为独立要素的绝妙之作。灵动的线条游弋出的人形与物品,仿佛正随着音乐的节拍翩翩起舞,画家的诙谐与幽默以一种类似游戏的信手涂画的形式呈现在观者面前,而他那自由纷飞的思绪,当然会使有过心不在焉地信笔涂抹经历的观者“心有灵犀”,情不自禁地发出会心的微笑。这种似曾相识之感在克利的许多作品中都有所体现,他的那些看似“即兴”的画作,由于承载了人类记忆中普遍而又朦胧的内心视像,让观者产生了某种意味深长的共鸣。

保罗·克利作品

  “能够在生活的幻觉和艺术技巧之间得到一种快乐的联想”,这是克利的机智。这种联想,除了与记忆、经验有关之外,还与秉性气质及个人修养密不可分,比如音乐之于克利。生长在音乐之家的克利继承了父母在音乐方面的天赋,7岁学习小提琴,11岁时就开始了与伯尔尼市立管弦乐队的合作。完全不通音律的人很难理解克利,因为克利的许多作品的灵感都源自音乐。音乐的抽象性、流动感是构成他创作的本质元素,轻盈、灵动的线条就像是小提琴独奏,而光色交映的和谐之中又似乎回荡着优美的复调旋律。克利还将音乐理论应用于在包豪斯的教学中,用对位法阐述线条的能动性,用“旋律配合法”论证光谱色彩的律动。“从静态到旋律”、“色彩的二重轮唱”、“复调音乐绘画”成为他课堂上常用的术语。他的作品《大道与小道》(1929)就像是由深色的线与亮丽的长方形色块构成的一首赋格曲,通过错落有致的、有节奏的排列,在类似于乐曲旋律不同层次的推展中,光谱的连续性,色彩间的相互关系、相互作用得到了概念化的论证。而《奔腾的水流》(1934)恰如它的标题,黑色的线条与以蓝色、褐色为主调的色彩在富有韵律感的运动中,婉转成一首流动着的乐曲,人们似乎可以感受到那随波荡漾的节奏

保罗·克利作品

  《通往埃及之路》是克利“复调音乐绘画”的巅峰之作。作为背景的蓝色是色彩的第一主题,隐现的浅蓝、黄绿等长方形色块组成第一主题中浮动的韵律。画面左右两侧各有一条斜线向上推进,推展出金字塔的顶部;画面底部的斜线,分隔出右下方的灰褐色坡形结构;在它的左边是线条画出的拱形门洞;这部分可视为色彩的第二主题,而浅黄、橙黄、橙红、橙褐、浅褐等长方形小色块,浮动在三角形、坡形、拱形结构中,完成了由静态到动态的视觉转换。一个平行的浅黄色尖角穿过画面中央,伸向右侧,与从右上方刺出的红色尖角相呼应,这是利用音乐中的对位法构成的“二重轮唱”。而画面下方“指挥棒舞动的‘V’字形中”的那抹鲜艳的红色,则与右上方太阳的色彩交相辉映,这第二个对位法的应用,不仅提高了整幅作品色调的亮度,还增强了画面的均衡感。然后,克利利用点网法构成了色彩的第三个主题—为画面满铺一层白色的点网,再在白点之上点画不同的色彩。凭借这层密集的色点,克利巧妙地控制着色彩的强弱,创造出了颤动着的朦胧色调。自上而下,色调的由浅到深、由明到暗,就像是乐曲中高低不同的声部,在克利的运筹帷幄之中获得了整体的和谐。

保罗·克利作品


1 2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