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合艺术之集大成——劳申伯格的“四分之一英里画作”

2016-07-28 09:37:37     来源:国际在线     编辑:刘芳    

《四分之一英里画作》中的玻璃器皿(3)

《四分之一英里画作》中的玻璃器皿(4)

  “四分之一英里画作”曾在世界各大重要博物馆、美术馆展出,1997年在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the Solomon R. Guggenheim Museum)展出,1998年在休斯顿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Fine Arts Houston)和毕尔巴鄂古根海姆美术馆(Museo Guggenheim Bilbao)巡回展出。1999年在马萨诸塞州北亚当斯市的麻省当代艺术博物馆(Mass MoCA)展出了劳申伯格更完整的系列,每次展览他都对作品进行调整、修改,使其与展示环境、建筑结构相协调。劳申伯格延伸了绘画与雕塑和装置的界限,甚至抛弃了框架、形式以及艺术系统的固有要求,彰显出艺术家创作生涯中各个阶段的思想与技术的厚度与含量,同时也映现了历史文脉的痕迹。所有不断重复的主题与微调过的样式都与其早期的“混合体”系列相似,如今又以新的方式进行整合、并置。在劳申伯格使用的媒材中,纸板一直是他乐此不疲的选择,它们唾手可得,又方便折叠与塑形,吸水后还会膨胀、变形与发霉,兼具劳申伯格心目中“废弃”与“柔和”的特性,体现了他对物件的固有色、质地、包浆和历史痕迹的关注与迷恋。在展厅墙面上展现的纸板浮雕代表了他1970年代曾经创作过的“纸板箱”(Cardboards,1971—1972)系列。1970年,劳申伯格从纽约搬到佛罗里达州墨西哥海湾区的俘虏岛(Captiva Island)之后,更偏爱抽象的风格,他使用织物、纸张等纤维材料,通过对纸板箱的切割、装订与弯曲构建成作品。除了纸板固有的颜色和标签外,劳申伯格通过各种压痕与撕裂的过程保留这些纸板的历史痕迹。1986年,他开始创作的“过剩”(Gluts)系列则由废弃金属物制成,包括加油站指示牌和汽车部件,转化为独立的雕塑后遮蔽了这些物件本来的面目,在“过剩”中供观众试坐的长凳则由油桶、独轮车和氖管拼装而成。“四分之一英里画作”基于劳申伯格的早期艺术实践。1955年,他开始将画室之外的世界纳入作品当中,先用充满动感的厚层颜料泼在枕头、床单上,任其自由流淌,颜料从画框里流淌出来,一路留下痕迹。把自己睡过的床、床单和枕头装到画框里,使人不尽联想到杰克逊·波洛克(Jackson Pollock)、德库宁(Willem de Kooning)那奔放的笔触与泼洒的颜料。“床”打破了画布二维空间的局限,打破了艺术和生活的界限,劳申伯格将本已成为垃圾的物品又重新进行创作并将其搬到展厅空间内展览,将生活融入艺术,使艺术品更为日常、亲切。“床”作为个人生活中重要的内容具有私密性,而劳申伯格将自己的“床”公之于众,也是对自己个人隐私的公开,泼洒的油彩意指人类内心深处远非我们平时所见所感的那样光鲜亮丽。1959年,在作品“峡谷”(Canyon)中,劳申伯格以衬衫碎片、碎花布料、金属片、儿子的照片、空釉彩管拼接在一起作为背景,让一只老鹰标低翔于峡谷,在帆布上破框而出,下方挂着一包重物,强化了猛禽的速度与峡谷的深度感,与左右两壁的颜色(上深下浅)相呼应。同年,劳申伯格从百货商店买了塞安哥拉山羊标本,套上一个破旧轮胎,站在色块与图片拼贴而成的画框上,将之取名为“字母组合”(Monogram)。他在山羊的脸上抹上五彩,意指抽象表现主义。废旧的轮胎和随意涂抹与拼贴的木板是现代工业社会的产物,代表先进与进步,而山羊则象征人类繁衍发展的生物。在西方,山羊可作为半人半兽之神提特洛奥伊(Tityroi)的象征,与轮胎组合在一起暗示同性恋,艺术家在他的艺术创作中暗喻并嘲笑了现代社会的某种“文明”的趋向。

1 2 3 4 5 6
分享到:
相关新闻
v 曾健勇个展『编年史』 2016-07-27 11:23:49
v 天问——宣永生个人作品展 2016-07-27 09:32:10
v 消逝·时光:威廉·埃格斯顿摄影作品展 2016-07-27 09:3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