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山岩画:骆越人写在断壁上的歌

2016-07-26 09:30:36     来源:人民网     编辑:金音波    

 

  在第四十届世界遗产大会上,左江花山岩画文化景观,成为了世界文化遗产。这是中国的第四十九处世界遗产,也是广西的第一处世界遗产。

  花山,地处中国广西西南边陲的明江河畔,这里属典型的喀斯特地形地貌,岩溶异常发育,四处峰峦林立,水曲峰回,景色绮丽,是遐迩闻名的国家级风景名胜区。岜莱,是壮语对花山的称谓。岜即山,莱是有麻点、花了的意思。“岜莱”直译为“有麻点的山”或“有画的山”,“花山”名称由此而来。也有称花山为“画山”“仙人山”“神山”等等。

  我与花山岩画的情缘,始于上世纪80年代初。那时高中刚毕业,因家贫,为谋生计,早早就踏入社会,来到花山所处的乡间小学当老师。不久,我就带着所教班级学生去花山春游,第一次踏上了花山的土地。秀丽的山水风光以及山崖间斑斑点点让人猜不透的红色画迹震撼着我。1991年我调到了县文化局文物所,从此我的人生轨迹再也无法绕开花山。

  到文物所后,我一直想顺着左江把所有岩画点走个遍。2010年5月7日,我带着已经出版的《广西左江流域崖壁画调查与研究》《广西左江岩画》两本书,约上同事,从明江顺流而下,沿着前辈的足迹,核对每一个岩画点。每到一个岩画点,就比对着书上的记载拍照和进行影像记录。

  我们租坐的机动小木船,悠悠地顺着水流前行。一路上,奇峰秀水,葱郁的翠竹间夹着巍然挺立的木棉。正值花开时节,大红、紫红、橙黄、金黄,花硕大而鲜艳。船过处,惊起数行白鹭掠空而过。坐在船头上,沐着微寒的春风,犹如画中神游。忽然几个红点映入眼帘。在我印象中,这河段书里是没有岩画记录的。我好生奇怪,下意识举起望远镜,没错,约6个图像分布在一个岩洞洞口之上,其中三个非常清晰的铜鼓图像和三个稍微模糊的人像。岩洞位于左江北岸一山崖上,距江面约60米,上游约600米处是合头山岩画,下游约500米就是山秀水电站拦河大坝。我打开带来的资料仔细核查,两本书上都查不到这个岩画点的文字记录,也没有照片或临摹著录。或许上苍因知我与岩画有缘,留下这一个点,等待我前来发现。

  花山的申遗之路充满了各种的艰辛,也给我留下了许多难忘的经历。

  2005年12月27日,相邀中国文物研究所王金华先生等人来给花山岩画进行病害诊治。花山距县城50里,往返需先坐车再乘船,当天本想人员到齐后下午就前往花山现场。不料,飞机延误,途中司机又走错道,到达县城时已是晚上11点多钟,专家们也顾不上路途的颠簸劳累,执意要马上赶往花山,于是立刻驱车前往码头,租了艘快艇,箭驰花山。

  午夜去花山,而且是坐快艇,确是头一回。时值三九,天气阴冷,飞速的快艇,更觉寒气袭人。但夜行的新鲜感又让我们忘却了寒意。靠岸泊船,保护站工作人员早已入睡。我朝岸上喊了三两声,并无人应,余音在崖间良久不逝,引得数声狗吠。

  借着微微的天光,大家搬物上岸,我一手提着随身携带的相机包,一手拎着数托鸡蛋,顺着台阶摸索着往岸上走,不小心一脚踩空,又想顾着相机,又想保住鸡蛋,结果是颧骨重重地磕在水泥台阶上,弄了个人倒蛋飞,眼帘肿得像个大鸡蛋。

  脚手架是为了调查花山高处的岩画病害,于2005年12月用竹子搭设的,高约30米。因花山岩画绘于陡峭的山崖上,平日里只能在台地上观测,高处的岩画无法细看,是这脚手架使我们与岩画有了零距离接触,开展了关于岩画的一系列病害机理分析,取得了阶段性进展。2006年8月,因为要陪上面的专家考察花山岩画,考虑到竹脚手架搭设已有一年多时间,我爬上去想做些安全检查。刚上到第一级,忽然间一窝大黄蜂从天而降。原来它们把窝安在脚手架竹筒里,我的举动惊动了它们。不计其数的黄蜂透过汗衫蛰在我背上,顿时,整个背上一阵阵刺痛,汗衫上密密麻麻的沾满了大黄蜂。我跳下脚手架,猛脱汗衫抱着头跑出岩画区,同事们闻声赶来,见状也吓呆了。他们赶忙找来村民用草药帮我猛搓,以缓解蜂的毒性,紧接着联系冲锋舟前来接应,送我到医院紧急治疗。医生告诉我,背上蛰口竟有40多处。幸好这些黄蜂毒性不大,经过诊治,有惊无险。

  近20年来,在保护花山岩画工作之余,写花山、画花山、拍花山成为我的生活。每每完成一幅作品,我总会用自己设计并篆刻的一方姓氏印,钤盖在作品上,鲜红的“朱”字,俨然崖壁上的正身岩画蹲式人像。后来我的背包上、衬衣胸前都印上了这个我喜欢的、别人一看便知是花山岩画的代表。

  忘不了在伊斯坦布尔的大会上,听到花山岩画成为世界遗产名录的那一瞬,朝思暮想多年的梦就这样圆了,大家喜极而泣,大笑着接受其他国家朋友的祝福。不过我与花山相伴的路还有很长。我们本就是骆越的子孙,花山岩画是我们血液里澎湃的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