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志钦:属于自己的棱镜世界

2016-06-30 17:09:27     来源:国际在线     编辑:张西沐    

  

迷局,绢本设色,127cm x200cm,2016年

  

无题花鸟,绢本设色,26cm x75cm,2015年

  国际在线书画频道报道(张西沐):曾志钦创作的作品有一种独有的性格,仿若棱镜一样,由于自身的光学属性会产生分光、色散和折射等不确定却具有一定可控性的效果。而与普通镜面不同的是,棱镜拒绝被动直白地回应所收到的信息。这种属性与曾志钦对于艺术的态度和思考不谋而合。

  

精神疗法,绢本设色,37cm x28cm,2014年

  

精神疗法,绢本设色,37cm x28cm,2014年

  曾志钦的作品有一种别样的“秀气”。绢是一种比较柔的材料,而画面又有粗糙的感觉,就仿佛一个人的正反面。同时,曾志钦的作品里都有一个刺点,一个让人抛开画面本身的刺点,像白墙上的一颗钉子,让观者有些许不适感。大概这也是曾志钦的本意。毕竟有许多看上去舒服的作品,其实过于装饰,反而失去了本身的趣味。

  

类似纪念碑1,绢本设色,120cm x145cm,2015年

  

类似纪念碑2,绢本设色,120cm x145cm,2015年

  对于绘画所表现的物体,客观的隔墙已经从意识当中被曾志钦的画面铺陈与设置撤销,被选择入画的对象彼此都产生了暗合之力。通过绘画手段的提炼,让这种陌异感及某种来自于美学上的愉悦感被唤起。与此同时,画面中潜在的对立与聚集效果产生了感官上的凝视与疑惑。例如在作品《类似纪念碑之二》中,酒吧凳与扑克形成了一种紧张的陌异关系,在远比平时座椅要高的酒吧凳上,扑克牌利用三角关系树立起了一座多层金字塔。塔底威胁到凳子的边缘,塔顶高耸显得稳定,形成一种危险而又平衡巧妙的关系。

  

无知者,绢本设色,41cm x58cm,2016年

  

温柔乡,绢本设色,23cm x28cm,2015年

  这种有趣的思辨发生在每一件曾志钦的作品中,例如被有意切割、刻意放置的各种几何体,被切出了一个金色平面的地球仪,悬于桌子边缘、锁住鳄鱼头部的盒子上被开了恐怖的黑洞,玛格丽特式的伞平稳立于一个球体之上等等。绘画中体现的这种对危险的敏感与对某种平衡的寻找,或许是来自于曾志钦在生活中的切身体验。

  

箱刑,绢本设色,30cm x30cm,2015年

  

空想派,绢本设色,28cm x21cm,2015

  曾志钦在绘画中还显著表现出一种难以言说的对空间奥秘的浓厚兴趣。有过系统绘画训练的人都共同经历过一个阶段,那便是通过几何体的素描训练来引导了自己认识理解空间。曾志钦也敏感地提起了这一点,借力几何体实现了一系列的关于空间的探索,几何形态的内向和外向的运用反复出现在他的创作中。例如在《空想派》里,中段消失形成悬空,发生在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圆锥体上,却瞬间产生了一种神秘力量。冰冷的几何体瞬间有了生气,仿佛周围的安静包裹着不安,也在蓄势待发。

  

受刑的竹,绢本设色,56cmx 38cm,2015年

  

无题,绢本设色,38cm x38cm,2015年

  陌异的形态让这些平常物拒平实生活于千里之外。意外的是,这种拒绝并没有发生在画作的观者身上。这种与平实生活的距离反倒让人感受到一种遥远的相似性,熟识的与未知的让人浮想联翩。这种体会或许就是曾志钦希望赋予画面的一种功能与要素,而创造绝对的形式并不是他想要的。(摄影 王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