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梦半醒——李继开眼中的人世风景

2016-06-30 15:39:10     来源:国际在线     编辑:金音波    

 

 

暮晚,布面丙烯,80x100cm,2016

  国际在线书画频道报道(王婧):“人世的风景:李继开个展”近日于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展出。展览由夏季风策划,呈现了李继开最新创作的布面以及纸本作品。 

  2008年的李继开自述,他的创作冲动来源于自己琐碎的情感,对过去回忆的模糊及对未来的怀疑,还有对人本身和人群的尊重和质疑。“我是个没办法的人,只是一个生活的旁观者。有时候就好像是在这个时代的队伍之外,呆呆的望着移动的人群,观察着这个世界在现实中和媒体上发生的那么多的人与事。”

    

暗云,布面丙烯,97x110cm,2013 

  如果用简短的词语来描述李继开的画,“诗意”、“孤独”、“残酷”、“迷茫”是人们首先会想到的几个词。李继开画中的诗意或许来自他的另一个身份——诗人。作为诗人的李继开往往有一种自我倾诉的习惯,只有在深夜面对自己才能释放内心的真实感情。在他的画中,我们也能体会到他自身些许孤独甚至自闭的气质。李继开的画围绕着一个小男孩(我们可以认为他就是画家本人)的故事展开。小男孩好像被禁锢在一个超现实的灰暗世界,周围布满类似建筑垃圾或是人体残骸的不明物体。有时,男孩更直接地被困在一个立方体中,被悬吊在画面中心,无所依凭,与同伴相顾无言。1975年出生的李继开,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油画系,他的身上凸显着这一代人的青春叛逆。孤独、伤感、幽闭的小男孩诉说的“青春残酷物语”,似乎永远不会被现实的阳光或惊雷所惊扰。这种局外人的自我设定,倒给了他一种荣辱不惊的超然。

  

密林,布面丙烯,70x100cm,2014

  

浮游,布面丙烯,40x60cm,2011 

  在《暗夜来临的树林》的树林间散落的大头像,《浮游》中布满画面的鬼脸,或许能带我们走进李继开的梦境,或者说,这是清醒时画家“对现实世界的个人化解释以冥想的图式表达出来”的图像描述。这种“冥想的图式”和我们平时所说的“白日做梦”同根同源。画家清醒时做的梦,无疑来自于他个人的记忆,和源自生活的“情景”、“声响”、“气味”、“触觉印象”等。李继开把自我冥想得来的内心经验视为一种隐形的视觉来源,而将来自当下社会的直接经验视为显性的视觉来源。

  李继开曾说自己是局外人,但加缪小说《局外人》中的默尔索,和李继开画里的男孩却不一样。默尔索活得浑浑噩噩,母亲死了也满不在乎,但是他从不介意自己“局外人”的身份,满眼看到的都是刺眼的阳光和美好的女孩。李继开的男孩却深陷自己灰暗的“白日梦”,无法醒来。

  

夜路,布面丙烯,80x100cm,2015

  

田园风景,布面丙烯,41x33cm,2015 

  在此次展出的近作中,他画中的男孩已经成长为身材修长的少年,现实中岁月的流逝也在画中人身上留下了痕迹,但这痕迹不甚明显。少年那双空洞、恐慌的双眸并没有透出时间积淀出的睿智,只是肢体更肥大粗长了而已。倒是主人公身处的背景发生了变化——《夜路》中,虽然画面二分之一的天空还是暗如玄铁,可地上有了乱糟糟的盎然绿意。而《青草》和《田园风景》之类水彩小品中,之前那种压抑阴冷的基调已经消失。画家看来也希望画中这位少年能早日与自己和解,走出内心的煎熬。毕竟太阳每天都要升起,少年情怀总是诗,也总会被更积极的自我思索所感染。(摄影 王婧)

  

路,布面丙烯,200x300cm,2015

  

站立的人,布面丙烯,57x27cm,2016

  

大风景,布面丙烯,200x300cm,2016

   

荒野,布面丙烯,100x100cm,2012

  

心,布面丙烯,70x80cm,2009

  

头骨,布面丙烯,70x50cm,2012

1 2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