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钢板如何卖到千万美金 一位极简大师的艺术养成

2016-06-30 09:32:10     来源:99艺术网     编辑:金音波    

 

  夏日的纽约,通常是画廊最清闲的时间。然而驻扎着200多家画廊的切尔西(chelsea)却有那么几家画廊依然呈现了非常高质量的展览,其中首推的当属著名的高古轩画廊(gagocian gallery)。仅三条街之隔的两家高古轩画廊均集中展出了理查德.塞拉(Richard Serra)的最新作品。至1983年第一次在高古轩画廊展出,本次展览已是艺术家在高古轩的第30次重要展览。   

纽约高古轩理查德.塞拉个展现场

  理查德.塞拉是世界上著名的极简主义雕塑家,以巨大的钢板雕塑著称,作品尺寸宏大但线条简练,往往给人一种神秘和震慑感。这次在高古轩的展览分两个区域。位于24街第10和11大道的画廊展出的都是矩形结构的钢板雕塑,共4件作品。展区最大的空间摆放着的是一个由钢板组成的一个“巨石阵”,16块高地不平的厚钢板错落有致得被摆放在中央的空地上。每一块钢板的高度都比人身要高出很多,使你在置身其中时有种被“钢铁森林”淹没的感觉。

  

“Every Which Way”, 3.4m x16.3m x6.4m, 2015

  正如高古轩画廊工作人员杰克森(Jackson)对99艺术网记者所言:“这个矩阵就像一个迷宫。理查德.塞拉在布阵的时候,故意将钢板偏离中心并错落放置。每次你绕过一块钢板,总有一块钢板挡在你的前方,让你望不到出口。” 据说,他在制作这件作品时,有受史前文明的纪念碑的启发,比如英国著名的史前巨石阵(stonehenge)。当然,除了营造迷宫般的神秘感之外,艺术家受好友美国先锋派古典音乐作曲家约翰.凯奇(John Cage)的影响,还将音乐的流动感与人的情感结合带入这件作品。这些高低起伏的钢板,如由高低音符谱写的旋律,给人一种听觉的延伸。按杰克森的话说,“理查德.塞拉其实希望观众在穿越这个钢板阵时也经历一场情感的流动。”

  第二、三件作品位于最大展区的右侧两个空间。其中一个空间摆放的是一块重达80多吨的实心长方体钢块,相当于四五十辆汽车的重量总和。它简单的结构几乎无需用多余的词去形容,但正因为和它巨大的重量形成的极大反差,这种厚重感反而是无以复加。作品取名“Silence”, 即“沉默”的意思。确实,它的厚重阻挡了外面的喧嚣,站在它面前,只剩下肃静和沉默。据说,当时在布展时,一开始是竖着放立,然而理查德.塞拉觉得竖着方立削弱了重量感,所以又将它平置了。

  

“Silence” 40.6cm x 9cm x 2.8cm, 2015

  在这件“Silence”作品的旁边一个空间摆放的则是他的第三件大型雕塑,由三块立着的长条厚钢板组成。其中两块的水平距离正好等于它们与第三块的间距。这个安排是艺术家故意为之,为的是形成一种视觉错觉。虽然是等距的,但从人眼的角度,后者似乎要比前者宽一些,而前两块紧挨着放置的局促感又突显了它们与第三块之间的空间感,一窄一宽,一暗一明,理查德.塞拉喜欢在创作中玩反差这点似乎贯穿了他创作的所有作品。

  

“Through”, 每块钢板尺寸:2.8m x9m x40.36m 整体尺寸:40.6m x 9m x2.8m, 2015

  

  这件作品叫“Through”, 即“通过”,想要真正体验这件作品不能靠近观或远观,而是需要通过那个间隔所营造的狭长空间。虽然钢板是平行放置,但由于透视原理,从入口处看出口处却是一条逐渐变窄的通道,走在其中看着两边被氧化而呈现不同斑纹的钢板表面,似乎能感觉到时间在文明中留下的轨迹。

  理查德.塞拉的每一件作品都始终保持着令人震慑和清醒的力量。位于21街的另一个高古轩画廊的整个空间都用于展出他的一件作品“NJ-1”。和前一个画廊展出的作品不同,这件作品的结构是一个曲面。第一眼看到这件作品时的反应是非常像轮船船壳,高耸的弧形切面不正如劈波斩浪的船头。高古轩画廊工作人员亚当(Adam Cohen)告诉99艺术网记者,理查德.塞拉的所有巨型钢板雕塑都是在德国的一个造船厂锻造的,光是作品的运费就花了2百万美金。2年前也是在这个展区展出的一件类似作品被拉丁美州的一个收藏家买走,当时出价在千万美金以上。那件作品用了16块钢板组合起来,而现在展出的作品仅用了6块钢板却达到了同等效果,时隔两年,像这样一件理查德.塞拉的作品估价可想又上升不少。

  

“NJ-1”, 4.2m x15.7m x7.5m, 2015

  

作品内部

  这件作品除了宏大之处还有精巧和深藏玄机之处。倾斜的巨大弧形身体之所以可以独立站立是因为经过精细的数学计算,钢板的另一端的上部弧线有轻微地向反方向倾斜,才使重力达到一个平衡。从两个弧面的间隙口进入,饶过钢身,发现进入一个从下至上变窄的空间,仰头望去,一束细长的光亮空间处于眼球的上方。理查德.塞拉再一次在空间上玩变化,将你带入一个令人窒息的阴冷的空间。这或许就是艺术的力量。与其他几组作品不同,这件雕塑的钢材作了特殊的氧化处理,使它的表面呈现一种饱满的橙黄色调。亚当还告诉告诉99艺术网记者,随着时间的流逝,颜色会逐渐褪去,慢慢变成棕色,如果是放在室内,这个过程需要20年,若放在室外,时间则缩短至8年,理查德.塞拉在这件作品中也呈现了“时间”这词。

1 2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