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展哪家强?“狂欢节”后需反思

2015-06-29 09:44:25     来源:99艺术网     编辑:金音波    
  原标题:【美院毕业季】胡斌:毕业展哪家强?“狂欢节”后需反思

  “美院毕业季”一个每年都绕不开的话题,一个每年都会不厌其烦讨论的话题,一个青年人渴望展示的季节,一个艺术界淘宝的季节,一个美院对外界展示教育成果的季节。关于毕业季系列话题,也许有人会问“国内美术学院哪家强?”这里永远没法比较,只有观察分析。为此,我们采访到广州美术学院艺术与人文学院副教授胡斌,让我们一起听听他对美院毕业季背后的反思,以及今年广州美院毕业展呈现出哪些创作形态。

  观察:   跨界、多元化艺术形式成为新潮流

  99艺术网:相比去年,今年广州美院毕业展中有什么现象级的艺术创作呈现出来吗?你看过后有何感受?

  胡斌:学生还是有一些相对集中的主题呈现,不只是说广美,好几个美院都有这样的现象,打破不同界限,使各种元素杂柔的倾向和表达方式存在着比较高的比例。有一些主题是相关身体器官、用身体作为一种材料进行创作,还出现机械装置,科学研究方向的作品,也比较多。另外,还有成组集成式的作品很多,可能每个画一点小的东西,构成一个整体,每个又可以拆开来,甚至混合了各种媒材,原来很多是小画合起来,现在里边有画,有视频,有浮雕,又有雕塑、装置等,那些混合拼贴成的表达方式也比较多。我看了其他几个美院的毕业展也都有类似的形象,很难说今年跟去年有大的不同,基本上还是会有一定延续性。今年广州美院的毕业展,我觉得首届本科实验艺术系和油画系第五工作室的毕业作品还是比较受关注的。

  趣谈:   美院毕业展哪家强?

  99艺术网:早在20世纪初,广州的动漫美学影响力非常大,现在广美的学生在这种动漫、卡通、插画的视觉形象上呈现的创作还多吗?

  胡斌:插画这种形式是遍布各种媒材,不管是说影像、装置、雕塑、油画、版画,有一拨插画这是很明显的,不一定是广美最明显,这种插画的呈现,有时候在青年艺术家的个展里边也是想极力的去处一些,我们的角度也觉得过于夸大的形式,就是那种插画、小清新,还是没有太多的力度,这个也不是广美的倾向。在毕业展中,我也看到还是有不少这种类型的绘本、插画的形式出现。动漫,如果说纯粹的商业动漫跟纯艺术的区别还是很大,我没有感觉到在纯艺术里边有很多动漫的。原来卡通、动漫在纯艺术里也很明显,现在这种潮流已经消退了,这跟导向也有关系,这些年市场、批评都不推崇绘画理念的动漫倾向。

  99艺术网:在艺术行业里我听有人说过,“央美学生在毕业展上的作品更展示了他们扎实的基本功;川美和广美则更加图式化。”你认同这种说法吗?你更认同哪所美术学院的毕业展成果?

  胡斌:我觉得那种印象未必是准确的,现在看起来我觉得谈不上有那么明显的区别,可能央美师承方面是不是更加趋同一点,央美的油画,所谓图式化的当代艺术方面好像比较突出,广美现在看起来好像很难说有一个单一化的总体印象,总体的印象比较多元。其实,每个院校呈现出的不同倾向,主要的因素是和学院的学科课程设置有关。我对川美的印象是,他们在多元化的图式组织和结构上研究的比较突出,并呈现出一些新的面貌。对于每所美院毕业展所呈现出的教育成果来说,还是没有可比性的,因为每所院校的实际情况不同,学科安排不同,等等。

  追问:   理性看待“博不如硕,硕不如本”怪象

  99艺术网:每年的毕业展当中我们会看到有些学生的作品非常像自己的导师,我们不知道广美有没有出现过这种现象?

  胡斌:每所院校总体上肯定多多少少会存在这种现象,但是广美近几年这样的现象看到的越来越少,这可能和广州美院本身的教育模式有关,学生更多的可能还是某种气息或方法上和导师有点儿像,现在广美好多老师特别强调个人化的现场,特别排斥学生模仿自己。

  99艺术网:除此之外,前些年我们在毕业展当中也看到一个现象,“博士生的作品不如硕士生,硕士生不如本科生。”相对来说,今年的情况怎样,您认同这样的现象吗?

  胡斌:这里面可能也要综合来看,首先本科生数量特别大,比如说广美本科学生比研究生多很多,本科生会有一千多人毕业,研究生才只有两百人毕业。这样,本科生在人数多的情况下,作品的可能性也就越多,呈现出的多元面貌也会更明显,这就是视觉上很直觉的地方,这个原因不能忽视,哪个学校都是这样。第二个原因就是本科生相对来说会看得开一点,因为本科生基本上没有专属于某一个导师,有很多老师给他们上课,不像研究生那样,几年跟着一个导师学习,导师对于你有很多要求,这种要求有可能是让你在某一个方向上走得更深入,但是这也有可能是一种约束,如果弄得好的话,在这个方向上会有更深入的发展,弄不好的话会受到一种很具体的限制,让你的面貌呈现在比较窄。在这些综合条件下,不能说研究生不如本科生,而是要看到那个基数的问题。

  99艺术网:最后一个问题广美的纯绘画专业的毕业生毕业之后做职业艺术家的多吗?据您了解就业情况是怎样的?

  胡斌:我印象里油画系的毕业生做职业艺术家的比较多,其他专业正规上班的不是很多,可能都是自由职业,或者是一边工作一边做艺术的人比较多。

  反思:   毕业季不应该仅仅是个“狂欢节”

  99艺术网:今年中央美院、中国美院都举行了大型毕业季活动,对此你有何看法吗?今年广美的毕业季又是怎样的?

  胡斌:我们的毕业展这几年都没有举行开幕式,但是在展览总体上相对于央美和国美来说,整体展示比较集中,大家来看展览既方便,效果又突出。前不久我也去国美看了他们的毕业展,国美整个学校每一栋楼都成为展厅,分的比较散。我们的本科生毕业展并没有把设计系和纯艺术系分开,相反我们是集中的呈现,这么些年来已经形成了很大的影响力,每年来参观的人数很多,好像达到了六七千人。我们虽然没有举行开幕式,但好像已成为了一个节日,这就是集中的好处。

  今年国美和央美的毕业季做的确实很热闹,把很多本来要做的活动纳入到毕业季里来,我们这边各个活动还是比较独立,并没有把它们集合在一起。所以我认为毕业展后应该有更多的反思,比如毕业季不应该仅仅是一个热闹的节日,还是要从毕业展上思考我们教学、创作背后的现象和问题,所以广美研究生的毕业展,我自己来做导览,起名叫“馆长带你看毕业展”。另外,还组织了两期“导师带你看毕业展”,各个专业的研究生导师代表来阐述一些学生毕业创作的情况,因为毕业展上好像那种视觉比较突出,比较前沿的作品更容易吸引眼球,所以我觉得实际上毕业创作不应该只是一次视觉奇观的比拼,而更应该要看到背后创作的逻辑、理念以及未来的可能性。

分享到: